金石專欄

我記憶裡的澳洲是這樣的...

先來講個故事: “物理學家費曼的妻子因病逝世,他一滴眼淚沒掉。看著妻子,覺得就像睡著了一樣。直到一個多月後,費曼在橡樹城的一家商店裡看見一件漂亮的連衣裙,他想,艾蓮一定喜歡,頓時不能自已,失聲痛哭。” 疫情當下,不少朋友都選擇了回國。開始了自己的下一個階段。 而如今空蕩蕩的墨爾本,似乎有些許冰冷。在最嚴的禁令之下,原本熱鬧的塗鴉街,也無人問津。 甚至曾經“人滿為患”的聯邦廣場,封城之後也空無一人。 可某個瞬間,依舊無比懷念曾經的墨爾本。無論身在何地。 懷念清晨去維媽購買新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