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財年的澳洲房價漲幅超過了工資增長

根據最新資料顯示,澳大利亞房價的漲幅已經超過了工資的增長,這使得部分人更難擁有住房。

儘管新冠疫情已導致房價驟降並使澳洲經濟陷入衰退,但在截至六月份的一年裡,大部分首府城市的房價漲幅都超過了工資的漲幅。

根據Domain的資料顯示,悉尼本財政年度結束時的房價較上年同期上漲10.5%。

但澳大利亞統計局的資料顯示,新南威爾士州工人的工資僅微升1.8%,房價漲幅比工資漲幅高出8.7個百分點。

墨爾本6月的房價較一年前增長6.9%,但維多利亞州工人工資同比僅上漲1.8%,這意味著住房價值的增幅再次超過收入增長5.1個百分點。

工資資料衡量的是時薪,並沒有考慮到疫情期間普遍減少的工作時間、JobKeeper留職補助和失業情況,這表明許多有購房希望的人的前景可能更糟。

這些資料體現了這兩所首府城市的市場情況,而另一些在疫情期間保住了工作的工人則利用了三月份推低房價的住房市場情緒逆轉,處於了有利地位。

Domain高階研究分析師Nicola Powell表示,薪資增長緩慢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公共部門員工的薪資上調,而私營部門的工人工資並沒有同樣的增長。

Powell表示:“就澳大利亞整體而言,工資增幅已降至23年來的最低水平。”

“私營部門的工資雖然有所增長,(但)幅度不大。”

但她指出,由於房價在截止6月的三個月內出現下降,而那些有幸保住工作的工人薪資在同期保持不變,使得全年趨勢發生了轉變。

今年第二季度,悉尼房價下跌2%,而新南威爾士州工人時薪保持穩定。

與此同時,墨爾本的房價下跌了3.5%,但維多利亞州在進入第二次封鎖前,員工工資僅小幅下降了0.1%。

她說,最近的房價下跌對那些既保住了工作又取得了加薪的首次置業者來說是有利的。

Powell認為:“對於那些工資上漲並且還沒有住房的人群來說,當房價下跌時,他們有機會能夠進入市場。”

“我們在新冠疫情期間看到的是,在這個季度,除了霍巴特和堪培拉,所有城市的工資漲幅都超過了房價增長。”

Powell指出,只有兩座城市的年度趨勢相反,工資的漲幅超過了房價的增長。

“在這一年裡,珀斯和達爾文的工資增幅超過了他們的房價漲幅。這兩個城市是唯一提高可負擔性的市場。”

珀斯的工資上漲幅度比房價高出3.1%,同時達爾文的工資增幅高出房價增長2.4個百分點。

在全國範圍內,房價在這一財年同比上漲6.6%,而工資漲幅僅為1.7%。這意味著房價增幅超出工資4.9個百分點。

布里斯班和阿德萊德的購房者或許能更好地跟上房地產市場的步伐,在過去一年裡,房價漲幅僅比工資漲幅高出0.7個百分點和0.5個百分點。

但霍巴特和堪培拉的購房者似乎面臨更大的挑戰,前者房價漲幅比工資的增長高出7.6個百分點,後者高出7.3個百分點。

Grattan Institute家庭財務專案主管Brendan Coates表示,在疫情期間,並非所有人在購房方面都立於相同的處境。

Coates表示:“你會看到提高收入的澳大利亞年輕人存更多的錢、買房子……你也會看到一群人將面臨更大的困境。”

他指出,那些能夠進入市場的人,與那些已經很難進入房地產市場的人之間的差距日益加大。

“我認為這次疫情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加劇有產者和無產者之間日益擴大的鴻溝。”

他表示,當將政府的刺激措施考慮在內,家庭收入在上個季度就超過了房價增長,這意味著“有些人過得很好,並存下了錢,而另一些人則遭受了損失”。

“對於一些澳大利亞人來說,他們的財政狀況比疫情前要更好”Costes表示:“他們要麼沒有失業,支出減少;要麼在這段時期得到了薪資支援,收入得到了提高。”

Industry Super Australia的首席經濟學家Stephen Anthony表示,如果房屋買家依然有工作,他們就有望申請房貸,並找到以極划算的價格出售的房產。

“如果你有一份工作,並且能夠證明自己有可靠的收入來源,銀行會非常歡迎你。”Anthony表示。

“我認為,你會發現每個市場都有更多的機會,尤其是在悉尼和墨爾本,以及那些有很多公寓的城市。”

雖然每個市場的表現都不一樣,但他認為,大多數人會發現,與幾年前相比,現在買房更容易。

“情況很複雜。這不僅因為每個市場的地域性而變得複雜,還因為前所未有的環境而變得複雜,”Anthony認為。


資料來源:今日澳洲


回專欄首頁